科學家月度座談會

發布時間:2018-03-29

20328_p68_b

張艷麗工作照。(21所供圖)


8歲接手月球車元器件設計任務,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第21研究所電機事業部高級工程師張艷麗已參與為嫦娥三號、火星探測器、空間站等60余項國家重點工程設計配套電機


張艷麗來了———只要聽到這句話,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第二十一研究所(簡稱“21所”)電機生產車間的工人們都會不由自主地精神一振,隨后調整坐姿、挺直腰背、放慢呼吸,工作得更加仔細。“工人們都怕我。”對于這一點,21所電機事業部高級工程師張艷麗也心知肚明。


這個外表文靜、說話輕柔的女孩,怎么就成了工人們口中最怕的人呢? 這還要從她為“嫦娥三號”、火星探測器、“天宮”空間實驗室等60余項國家重點工程設計配套電機說起。


比航天標準更嚴格的,是“張艷麗標準”


“這批電機,報廢。”張艷麗指著一批工人們辛苦纏繞好的電機說,就在剛才,這批電機已經通過全部儀器設備審核,各項指標完全符合要求。


“這些線圈沒有按規定纏繞,偷懶了。”張艷麗說。按照設計,這個電機的每一根銅線都應該由底部的小孔纏繞到定子上,但工人一般先在轉子上纏繞幾圈,再從底部穿過,這樣纏繞一個電機的時候能比完全合規操作省力不少,而且儀器設備也檢測不出來,所以工人們已經習慣用這種方法纏繞。


但張艷麗知道,這批電機要用于“嫦娥三號”探測器,也就是要在月球上經歷晝夜300℃溫差,“一絲”在地球上檢測不出來的誤差,很可能在太空極端環境下被放大而造成設備停擺,這份工作的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能馬虎。


張艷麗這樣要求工人,也這樣要求自己。一個拇指般大小的電機,光數據檔案袋就有六七個,每個大約有30厘米厚,小到用了什么牌子的膠水、大到每一個零部件的參數都記錄在案。有時候正寫著數據報告,手邊的電話又響起來了———“張艷麗,車間有情況,來一趟!”


這時她就會放下數據檔案,匆忙跑到生產車間。在項目攻堅階段,一天跑幾次車間是常有的事,這時工人們又緊張起來,張艷麗又來了。


用“養孩子”的態度培育電機產品


2013年12月,當看到“嫦娥三號”航天器穩穩落在月球表面,實現了我國航天器首次地外天體軟著陸的那一刻,和許多航天人一樣,張艷麗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。“不從事這份職業的人無法理解你設計的產品最終被用上時那種感覺,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豪。”她說。


張艷麗主要從事的是旋轉變壓器的研發設計,在月球車、空間站、雷達等航天設備上,都需要一種測量角度的元器件。太陽翼翻板是月球車能量的來源,它打開的角度需要實時根據月球車的行進位置而調整,以保證在有限的時間內最大限度吸收太陽能,這就需要一個測量元件來測量角度。同理,車輪、相機也需要角度反饋。


凡是航天產品,設計時都講究輕巧二字,這是因為每重一克,發射上天的燃料就要多用一分。在此之前,我國這個規格的電機從來沒有經受過高低溫如此懸殊的惡劣環境,這意味設計師需要從無到有,設計一個能夠經受超大幅度溫度變化的微小電機。


21所電機事業部副主任兼生產車間主任王健最懂產品從無到有的艱辛,因為沒有參照物,每一個步驟中線圈的松緊程度、用多少力、以怎樣的角度都是一點一點摸索出來的。僅一道工序就要摸索兩到三周,做出一個成熟的產品,有幾十乃至上百道這樣的工序。


“在切割車間,大家滿臉都是油污,手上被線切割鉬絲割出一道道血口,但是每個人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。”回想起與團隊一起奮斗的經歷,張艷麗笑著說。


“我很幸運地趕上了好時代”


張艷麗總說自己是幸運的,從哈爾濱工業大學電機專業畢業后,入行才三年的她就接到了為月球車設計電機的任務,那時的她才28歲,這是每一個從事這份事業的人都夢寐以求的工作,因為趕上了國家大力發展航天事業的好時代,她才幸運地得到了施展自己所學的機會。


拿到這份沉甸甸的項目后,張艷麗也曾惶恐,她拜訪了所里的老同志,他們有點羨慕又認真地對她說:“認真做,當你老了回想起來,曾經為國家的偉大工程出了一份力,你會非常自豪的。”


如今,她已經許多次感受到這種發自內心的自豪,當她三歲的兒子從電視上看到月球車時,張艷麗幸福地對他說:“上面有媽媽設計的產品。”


這不僅是張艷麗一個人的幸運,她所在的21所電機事業部專攻高精尖的特種訂制電機,凡是外面做不出來的型號,到這里總能給出滿意的答復,奮斗在這支隊伍中的成員平均年齡才30多歲,卻有不少人已經參加過幾十個國家重點項目。


“嫦娥四號”降落月球背面、“嫦娥五號”采樣后返回地球、2020年探測火星……中國的航天夢不止,張艷麗的奮斗也不會停歇。她用“不服輸”的勁兒,默默地為中國航天事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


分享到: